实景解密类节目如何出新?盒子工作室主创解读类型综艺创作

2019-09-10 15:12

如何借助剧情设置、场景搭建、机关设计,让观众有代入感?又如何让代入感具有新鲜感?盒子工作室在类型综艺的实践中不断寻求新的突破点。

随着综艺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,越来越多的节目开始注重走题材差异化的路子,以“烧脑”“解密”为核心的节目就这样渐入观众视野。

在这一过程中,芒果TV的《明星大侦探》因破题而“出圈”,并实现视频网站反哺卫视平台。2018年下半年,《明星大侦探》第四季刚刚制作完成,创作团队——盒子工作室便进入了《密室大逃脱》的策划阶段。

同一个工作室,同一年时间,两档题材类似的节目。有一定经验是优势,但如何出新也是团队不得不面对的难题。

推理之外需要不断“突破”

当一行人被关在布满各类机关的密闭空间内,唯一逃出去的办法是通过团队协作找到蛛丝马迹……对于当下的年轻人而言,“密室逃脱”早已不再是陌生的存在。

经过前期调研,盒子工作室发现密室类游戏深受当下年轻人喜爱,加之团队之前操刀过同类节目,于是决定将密室逃脱这一游戏搬上综艺。“这可能是我们的一个新的起点。”谈及节目的创作初衷,《密室大逃脱》执行制片人宋梓漪说道。

但是将一个线下游戏变为综艺,在环节设置“搬运”之外还需要更多电视表达技巧。

由于同样涵盖“烧脑”“解密”等元素,由杨幂、邓伦、魏大勋、黄明昊、谢依霖、张国伟组成“密逃六子”参与的《密室大逃脱》于今年3月底上线后,常常被拿来与《明星大侦探》来作对比,“不如《明星大侦探》烧脑”很快成为议论焦点。这种对比,也在盒子工作室的预料之中。

《密室大逃脱》总导演何舒提到,当观众作为玩家参与到线下游戏中,常常是以第一视角享受游戏体验。但当观众观看节目时,他们的视角则转变为“上帝视角”。“密室逃脱从线下到线上,对观众来说,最大的变化就是视角的转化。具体到节目中,就是要同时兼顾玩家体验和观众审美。”

于是,《密室大逃脱》在“烧脑”“解密”等元素之外,又多了一条线索——搞笑,镜头一方面呈现解密过程的紧张刺激,一方面通过制造一些笑料带给观众趣味性。比如在“惊叫拳击馆”中,“密逃六子”上一秒还在惊吓中与机器人拳击手搏斗,下一秒的画面就上演了“植物大战僵尸”的搞笑场景;在“逃离废弃学校”中,一边是邓伦、黄明昊被“乱入”的野鸡吓得上蹿下跳,另一边则是杨幂、谢依霖等人欢快地跳起了自编自演的“爱的魔力转圈圈”。

“《明星大侦探》的

在增加趣味性内容之余,节目组也尝试通过剧情设计引发观众思考。

在众多线下游戏中,剧情往往作为辅助,服务于解谜的过程,玩家更多注重的是场景、机关营造的沉浸感。但当线下游戏转化为综艺节目,剧情往往成为观众和节目之间的重要连接点:这个密室背后隐藏了怎样的故事?这群人怎么逃出去?

据《密室大逃脱》总编剧陈晓翎介绍,剧情的难点往往来自两个方面,一是天马行空的剧情是不是可以成功落地执行,二是它适不适合通过镜头语言和画面传递给观众。“比如有些剧情设计无法确保安全,有些设计太暗无法拍出效果……诸如这样的限制,能够搬上节目呈现的剧情往往就‘缩水’了。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有限的范围内,把我们想要表现的效果做到最大化。”

于是,《密室大逃脱》的每一个剧情在克服上述两大难点的基础上,尝试与自然、社会、人文等现实热点与痛点相互勾连。譬如“烧烤店的秘密”里的陶老板表面上是收留流浪动物的爱心人士,实际上却是残忍杀害动物的黑心商家,节目在揭示真相的同时呼吁大众对流浪动物的保护,传递出浓浓的人文关怀。“我们希望透过节目本身让观众有些许沉思或感悟。”陈晓翎说。

场景搭建如何助推剧情?

不论是线下的游戏还是线上的综艺,场景搭建、机关设计等都考验着团队的能力。

具体到《密室大逃脱》的创作过程中,团队从前期选址到实地布景、机关设置都投入了较大的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,且更加注重“打磨”的过程。《密室大逃脱》置景负责人陈泽昆回忆说,在《密室大逃脱》正式筹备之前两个月,团队就已经开始着手选址。

“最开始先确定几种不同风格的场地,然后大家搜索资料、交流想法,紧接着带着想法兵分三路寻找合适的场地,最后通过汇总、讨论选出最合适的场地。”

据介绍,一处场景搭建的周期一般为30到40天,开始搭建后,如果编剧有新的想法萌发,也会根据剧情走向随时注入新思路。因而,不到最后一刻,场景搭建都有可能实时调整。

场景搭建在为已有剧情服务的同时,还可以促成新的剧情“诞生”。

在搭建过程中,场地的内部构造也会反过来给予团队一定的创作启发和反馈。以“牛羊串串店”为例,当团队抵达地点的时候,发现那里就是一个真实的食品加工厂,现场散发的气味带给团队很强的刺激感,一个关于食品加工的故事由此产生。

与场景搭建的思路类似,机关的设置也要融入思考:为什么这里要设置这样的机关?每一个机关如何去启动、关闭?作为《密室大逃脱》机关负责人,石正浩提到,与场景搭建过程相似的是,场地也会提供一些现成的思路。譬如“烧烤店的秘密”中的传送带,“惊吓拳击馆”中的拳击设备,“逃离废弃学校”中的生物实验室等,都为机关设置提供了很多灵感。

“机关的设置,只要有想法,就一定能做出来,但由于时间限制,有时候不得不作出取舍,也正是在不断取舍的过程中。”为此,团队开始朝着自行研发机关的方向不断发力。

编剧希望剧情里的道具能“说话”,同时这一道具最好不是纸条的传递,机关组便运用投影制作出了会“说话”的物件;在即将上线的节目中,根据编剧的诉求,机关组需要把某个倾斜着的物品摆正,并向观众呈现这一动态化的转变,为此,机关组特别设计了一种特殊的道具,来实现这一过程……

从“烧烤店”“拳击馆”到“废弃学校”“神秘山洞”,《密室大逃脱》的机关难度在不断加码。为了避免嘉宾出现疲惫感,团队在“密逃六子”正式进入密室之前,也会通过多次调试、反复测试的方式检验解谜的难度是否在可控范围内。

“我们做这类节目的目标是让观众感受到真实的场景。只有这样,他们的反应才会是真实的,刺激感也会更强。”在宋梓漪看来,“这类节目在综艺中门槛较高,属于难以复制的类型,团队对题材的把握已经具备了一定经验。”但这并不意味着团队会排斥其他题材,谈及未来的发力方向,何舒表示,“一个团队的精力是有限的,每年的产出最多2-3档节目,盒子工作室短期内的计划是做好当下擅长的事情”。

标注“原创”的文章系《广电时评》独家稿件,《广电时评》编辑部保留所有版权;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